网站导航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国际空间站这次漏气 后果不严重想修却不易
时间:2021-04-22 09:00

  近日,国际空间站上的3名宇航员结束了在俄罗斯舱段的隔离生活。由于此前发现的美国舱段漏气现象,他们于8月21日集中进入俄罗斯舱段,以配合飞行管理中心开展闭舱压力检查,寻找漏气源头。虽然最后隔离期被延长了一天,但截至记者发稿时,有关方面并未宣布找到漏气点。

  中国航天科工集团二院研究员、国际宇航联空间运输委员会副主席杨宇光向科技日报记者表示,这次漏气不会威胁到宇航员的安全。对于这种细微的漏气现象,虽然很容易检测到,但想找到源头,目前却没有特别简单有效的手段。

  杨宇光介绍说,无论是空间站还是载人飞船,其实是允许有一定空气泄漏率的,这有助于排出有害气体。只不过不同国家、不同时期的航天器,对泄漏率有着不同的标准。

  他说,在载人航天器上,环控生保系统用于维持航天员生命,其作用包括大气控制、水控制,以及其他污染物的控制。

  早期美国载人航天器里使用的是纯氧大气,大气密度低,气压也比较低,以便使航天器外壳能做得更薄。而苏联从一开始就采用氮氧混合大气。如今,氮氧混合大气已成各国载人航天的标配。

  因此,环控生保系统在大气控制方面主要包括氮气分压、氧分压和二氧化碳分压。这三者都是多了不行,少了也不行。此外,舱内还会产生各种有害物,例如电子设备会分解产生有害气体,宇航员放的屁中也含有硫化氢。这些有害气体如果不加以控制就会堆积,因而适当的空气泄漏率对于减少污染物堆积很有帮助。

  据测算,此次国际空间站大约每天泄漏220克空气。杨宇光表示,这样的泄漏率并没有超出国际空间站的安全阈值。按照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和俄罗斯联邦航天局发布的声明所说,舱内空气泄漏率只是“略高于标准”。

  通常1名宇航员每天所需的空气补给量约为6至10千克,相比之下,200多克空气确实不算多。或许这也是NASA自2019年9月就发现空间站漏气,却时隔一年才开始查漏的原因吧。

  不过,虽然不会危及空间站安全,但计划外的漏气却也造成了一定的浪费。毕竟,漏出去的气总是得补回来的,而要补给只能从地面运输。

  杨宇光说,国际空间站内始终要维持将近1个大气压的压力,随着空气消耗,每天都需要补充氧气和氮气,这些补给都需要从地面运过去。可是这样的补给运输成本十分高昂,按照货运飞船、火箭的造价和发射费用计算,每往空间站运送一公斤物资,成本比等重的黄金要贵得多。

  终于,NASA也无法坦然坐视了。8月20日,他们宣布要开始查找漏气源头。

  根据漏气量估算,漏气原因可能是某个舱段外壳上存在一个直径约0.1毫米的小孔。要在庞大的空间站内寻找这样一个比针尖还小的孔显然很不容易。

  国际空间站由美国、俄罗斯等16个国家联合建造,目前共有十几个加压舱段。杨宇光介绍说,俄罗斯有5个舱段,其中“曙光”号功能舱、“星辰”号服务舱均为20吨级。

  美国舱段通过“团结”号节点舱与俄罗斯部分连接。其中包括美国的“命运”号实验舱、“宁静”号节点舱、“穹顶”号观测舱、“莱奥纳尔多”号多功能后勤舱等。美国“和谐”号节点舱上,又连接了欧洲的“哥伦布”实验舱,以及日本的“希望”号实验舱……这些舱段如一节节莲藕般连在一起,有主干、有分支,颇为复杂。杨宇光说,国际空间站总重量超过400吨,内部空间超过一架大型客机。

  由于初步判定漏气源在美国部分,所以自8月21日起,驻留在空间站内的3名宇航员全部进入俄罗斯舱段,并将美国部分各舱段的舱门关闭,以便排查漏气舱段。按理说,空间站内各类传感器密布,要做到这点并不难。

  不过杨宇光认为,即使找到了漏气舱段,想进一步找出漏气点也很困难,超声波等手段并非任何情况下都适用,很多时候还得靠宇航员趴在舱壁上一点一点寻找。可是一方面空间站舱内都装有机柜,这是非密封设备,而且有几层结构,如果漏气点在机柜后面,除非把机柜拆掉,否则既看不见也摸不着。另一方面,直径0.1毫米的小孔很难用肉眼辨别,无论是在舱内还是出舱,都很难迅速发现。

  所以即使要付出一定经济代价,但如果运气不好的话,国际空间站或许不得不继续漏一阵子。

  2018年,国际空间站上也监测到有气体泄漏。经过排查,工作人员在与国际空间站对接的“联盟MS-09”飞船上,发现了一个直径约2毫米的洞。这个洞虽然不大,南粤风采36选7,却导致舱内气压不断下降。后来宇航员用胶带和特制胶水将破洞堵上,并把飞船安全开回地面。

  2004年,国际空间站内用于平衡窗户气压的真空跨接电缆发生破漏,好在破损并不严重,宇航员更换了新电缆便解决了问题。

  相比之下,1997年俄罗斯“和平”号空间站与“进步M-34”货运飞船相撞导致的漏气事故更为严重。是年6月24日夜间,该飞船与“和平”号空间站“量子2”号舱分离,拉开一定距离后,试图与空间站重新对接,以试验其安装的新型Toru交会对接控制系统。然而这套系统并不像人们预计的那样可靠。当飞船以每小时17.5公里的相对速度接近空间站时,“速率中止控制”有关部件失灵,于是它无视宇航员的指令,沿着空间站长轴向前飞去,径直撞上了“光谱”号舱的太阳能电池板,使得“光谱”号主舱体向内偏转。在确认受损情况之前,空间站内的宇航员已明显感受到了空气压力的变化。好在经过紧急处置,空间站人员脱离了危险,“闯祸”的飞船也重新得到控制,但受损舱段却永久失压,不再适合居住。

  因空气泄漏导致的最惨烈的悲剧,发生在1971年苏联“联盟11”号飞船返回地球过程中。1971年6月6日,宇航员格奥尔基·多勃罗沃利斯基、维克托·帕查耶夫、弗拉季斯拉夫·沃尔科夫乘坐“联盟11”号飞船升空,成功与世界第一座线”号对接,并创造了在空间站内驻留23天18小时22分的纪录。然而到了6月30日,当迎接英雄凯旋的人们打开飞船返回舱,看到的却是3位宇航员的遗体。

  经调查,当飞船再入大气层,返回舱与轨道舱分离时,返回舱的压力阀被震开,舱内空气快速泄漏。同时,联盟飞船座舱空间十分狭窄,为容纳3名宇航员,苏联航天部门让他们脱掉宇航服,这使三人暴露于风险之中。因此,3名宇航员来不及作过多反应,就因急性缺氧窒息,以及体液沸腾而亡。

  事后,苏联用了两年多时间设计出第二代联盟飞船,着重提升了安全性能,同时将成员数从3人改为2人,并要求宇航员在升空和返回阶段必须穿宇航服。这是3位宇航员用生命换回的教训。

  杨宇光表示,由于空气泄漏导致的事故,分为几个级别。比较轻微的情况可以通过紧急处置进行修复;如果泄漏较为严重,可能需要封闭舱段;如果再严重,例如居住舱失压,不再具备居住条件,就要组织宇航员紧急撤离了。

  狮子鱼的头部骨骼分散地嵌在软组织内,而仿生机器鱼一大设计亮点就是模仿狮子鱼分散的头部骨骼结构。

  为了顺畅农产品销售渠道,垫江建设了重点农产品物流数字化体系,打造线上线下交易体系,数字化、自动化、智能化、区块链技术逐步覆盖全产业链。

  中微子是基本粒子世界中的“隐士”,号称“幽灵粒子”,质量小、不带电,它们从人体穿过,从地球穿过,几乎不与任何物质发生相互作用。

  建议主管部门进一步明确‘临床诊疗’的判断标准和监管措施,以防‘临床诊疗’成为人类遗传资源监管的‘灰色地带’。

  中国航天科工二院建设的全球首个基于云的小卫星科研生产基地——武汉国家航天产业基地卫星产业园,正式运行后将实现年产百颗卫星的能力。

  作为玻璃新材料专家,彭寿两会期间为基础材料创新持续发声。“加快‘十四五’时期基础材料的创新发展,对我国打好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攻坚战,实现制造强国目标意义重大。

  由于激光经过多次漫反射,整个光路存在巨大的衰减,使得非视域成像目前仅能在实验室内进行短距离的原理性验证。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提出,实施国家水网等重大工程。

  “十三五”时期,通过品质选育和农业装备技术创新等举措,我国粮食生产得到稳步发展,连续实现丰产。

  去年我国基础研究占全社会研发总经费的比重首次超过6%,一举打破多年徘徊在5%左右的局面。

  2016年,李天来院士团队开始到宁城县帮助脱贫,支持建设日光温室扶贫园区15个,带动9424人脱贫,为宁城县在2018年退出国家级贫困县作出巨大贡献。

  本次审定品种,由两国专家在印尼历时十余年选育而成,这为印尼玉米生产发展及农业科技创新产生了重要影响,切实践行了“一带一路”倡议。

  3月9日,经两国政府批准,中国国家航天局局长张克俭与俄罗斯国家航天集团公司总经理罗戈津通过视频会议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合作建设国际月球科研站的谅解备忘录》。

  东北黑土区水土流失面积21.87万平方千米,其中耕地水土流失面积2.28亿亩,占区域水土流失总面积的69.6%;

  杨震建议,加快我国卫星互联网发展规划,“十四五”期间实现低轨卫星全球覆盖的卫星互联组网,抢占频率和轨道资源。

  国外很多大学都设有专门的科普教职,备受欢迎的《自私的基因》一书的作者道金斯就是牛津大学第一任公众传播科学教授。

  实施第三次全国土壤普查,对我国土壤进行“全面体检”已成为当务之急和农业现代化发展的重大战略需求。

  作物收获前后的损失和消费者的食物浪费对环境和气候变化产生了重大影响,其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量约占全球的9%。

  赫尔辛基大学的Matti Pirinen和同事分析了大约18500位芬兰人的基因组,以研究1923年到1987年间,该国12个地理区域的10个人群的基因组成是如何变化的。

  福岛第一核电站所有者——东京电力公司预计,大约还需要30年的时间回收未损坏的燃料,清除熔化并重新固化的燃料碎片,拆卸反应堆,并处理受污染的冷却水。

联系方式

邮件:2392692@qq.com
传真:400-0248483
地址:400-0248483
地址:北京通州区良乡工业开发区建设路22号